首页 > 小说 > 正文

顾木有逢时全文阅读

2020-06-29 20:13:42 来源:靖靖网

看呗为大家提供《》全文免费阅读,文中的故事精彩动人,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木年蹦跶了两下,继续指着门口。温有枝猜的心累,手一伸,嘴一念,把他变成了人形。

《顾木有逢时》精选:

第二天一早。

“哎哎哎?!你干啥?”温有枝是硬生生被木年那小木指头给戳醒的。

昨晚休息时,木年便自动自觉的变成木偶钻到角落躲起来了,但是它又不能再变成人形,早起叫醒温有枝时便不能说话,只能将她戳醒了……

木年指指门口,温有枝睡眼惺忪,道:“出去?一大早出去干啥?”

木年蹦跶了两下,继续指着门口。温有枝猜的心累,手一伸,嘴一念,把他变成了人形。

“有枝,我们回趟顾木。”木年一变成人形便迫不及待的说。

“顾木……木偶店?!”温有枝瞬间一个鲤鱼打挺,去木偶店的话,就意味着可以见到顾思年啦,而且是木年要求的,更是一个合适的理由!

她快速翻身下床,以最快的速度漱口洗脸收拾好自己,木年也配合的变回了木偶。

“哎,闺女,早点还没吃!”温父见温有枝匆匆忙忙出门,不禁大喊道。

“回来再吃!”

温有枝出了门,才想起了还不知道去干嘛,于是放慢了脚步,问道:“木年,我们去木偶店做什么?”

木年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不知道?还是不能说?不知道你叫我去干嘛…那那那我待会怎么跟他讲啊…他如果要问我有什么事我要怎么说啊…”温有枝碎碎念。

但是木年仍拽着她的袖子,做出拖拽的动作。

温有枝看看木年,摇摇头:“那待会他要是问起来,我就说是你拉我来的噢。”

木年点点头。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顾思年最后拍他两下就交代了这一个命令,他也很纳闷,有事昨天说完不就好了?

就这样,温有枝有点手足无措的走到了顾木,敲了敲门。

熟悉又令人心慌的脚步声不缓不急的响了起来。温有枝瞬间有些慌乱。

待会说些什么呢?要看着他说吗,还是低头说?笑着说吗,还是稳重的说?……还为等她想清楚,顾思年已经把门打开了,“吱呀”一声,将温有枝的注意力拉回了眼前。

顾思年略有意外的问道:“温姑娘?清晨来访,所为何事?”

看见顾思年意外的样子,木年不禁腹诽:“装,你再装,哼。”

“我……”正当木年以为温有枝要供出自己时,温有枝突然抬头,对顾思年一笑,“这木偶的名字我取好了,来跟你说一声。”

顾思年一怔。将温有枝叫来是他吩咐给木年的任务,可温有枝张口却是介绍木年。

“叫什么?”

温有枝话到嘴边却不好意思说了,这只是刚刚自己随口扯出的借口,可话已出口不可收,但是…这名字实在是…太…居心叵测了。

“呃…”温有枝趁木年不备,立刻将其变成了人形,“木年,你自己说。”

木年鄙视的看着温有枝,暗道,怎么一个两个都要把自己推到前面去冲锋陷阵。

“柱子。”木年没好气的说道。

温有枝被呛了一下:“木年,好好说话。”

“慕年?它叫慕年?”顾思年有些,噢不是,是特别吃惊。

这名字……???

“不是不是…啊不对…是的…啊不是那样的…”温有枝拼命摆手,顾思年就这样静静看着她,也不说话。

挣扎了半天,温有枝终于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是木年,但是是‘木头\\’的‘木\\’,不是你想的那样,因为他真身是块木头,又是从你那里买来的,所以…所以…就叫木年了。”

温有枝好不容易想到一个合理的解释缓解尴尬。

木年不禁腹诽:“明明就是他想的那样,哼。”

感受到木年嫌弃的心情,温有枝在他头上一拍:“别闹。”

“……噢。”顾思年点点头,显然不想在这尴尬的话题下继续聊下去。

“噢,那个,还有一件事,想像公子请教。”温有枝道。

“嗯?”

“就是,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木年可以自行从木偶变成人形?或者可不可以请你的师父帮它解除下这个禁咒?”

“自行化人形?”顾思年有些意外,“你不怕他有异心吗?”

“嗯…我觉得他不会。”温有枝抬头看着顾思年,“就是直觉觉得他不会这样。”

顾思年看着她,眉峰微蹙,像是在做一个重大的抉择。

“你跟我来。”就在温有枝快被他盯到浑身不适时,顾思年突然说道。

说完他便转身朝里走去,温有枝连忙带着木年跟了上去。

一路跟着顾思年左拐右拐,直到到了一座木屋前才停了下来。

顾思年伸手推开木门:“进来吧。”

等到温有枝和木年进了门,顾思年又轻轻把门关上了:“你真的决定要把这个禁咒解开?”

一般来说,但凡是人都会对陌生的东西存有疑虑。第二天就决定把禁咒解开的人实在是少的可怜,不论再怎么喜欢自己的木偶,都会害怕它们的顺从和忠诚会不会是装出来的,只是想利用自己解开禁咒回归自由。

“嗯。”温有枝点点头,她看着木年,木年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和感激。温有枝不禁摸了摸他的头。木年心里的感激瞬间一扫而光,躲开了温有枝的手并配上了一个嫌弃的小表情。

顾思年不动声色的看着木年的一切动作,尤为注意他肩上的那只蝎子,一言不发,眉头还是未舒缓半分。

“怎么了?”见顾思年不说话,温有枝不禁问道,这将木年的注意力也吸引到顾思年身上了,顾思年和木华措不及防的对视了一眼。

“没什么。”顾思年声音仿佛又冷了两分,“既然温姑娘执意,小生也不好阻止。”

“那顾公子可是有办法了?是去找你的师父吗?”温有枝连忙道。

顾思年点点头:“木年虽不是我制作出来的,但是我却可以解开这禁咒,无需劳烦我师父。”说到“师父”时,顾思年顿了顿。

“那就太棒了!”温有枝眼睛一亮。

“不过……”顾思年示意了一下门口,木年连忙说,“我自己出去随意看看。”

待确认木年听不见他们声音了以后,顾思年严肃的看着温有枝:“我知道你信任木年,但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教你这个禁咒的施法,若有一天你发现木年有二心,便自行施法将其困住。”

温有枝看着他,顾思年平日里虽冷淡,却少有这样的严肃表情,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靖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