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戏剧歌舞 > 正文

王珮瑜称京剧可以很high很时尚

2020-06-23 20:04:36 来源:靖靖网

她曾为电影《梅兰芳》配音,她被誉为梨园“小冬皇”,她是年轻戏迷眼中“最酷的青春偶像”,她曾自组工作室投身京剧市场化道路一石激起千层浪……她就是年轻、时尚的京剧余派传人王珮瑜。

如何使京剧走向市场化却不失其高雅格调?如何吸引更多的年轻人爱上京剧?本期《骆新六点半》带您走近“京剧潮人”王珮瑜,感悟京剧艺术的魅力。

以下为精彩文字实录:

主持人 骆新: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由招商银行特约播出的《骆新六点半》。今天我们在演播室里请来的是上海非常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女老生王珮瑜。您好。

王珮瑜:您好。

京剧审美更注重艺术高低而非硬件条件

主持人 骆新:珮瑜每次一出现,都觉得这肯定是唱老生的料。您觉得不觉得自己天生是干这一行的?

王珮瑜:干了以后我才这样觉得。

主持人 骆新:一个女性唱老生,以前有孟小冬、梅葆玥,也是这样唱的。女的唱老生,有没有硬件方面的一些规定,比如身高、嗓音、身体素质?

王珮瑜:大家所熟悉的这些女老生的代表人物,都不是天生条件特别好,比如特别高大、嗓子男性化、或者扮相阳刚,并不是那样。其实这也是我们依赖于京剧这个艺术,京剧程式化的东西特别完整,只要你进行比较长时间的系统训练,可以到舞台上被广大观众接受。天生条件上要求并不是那么高。

主持人 骆新:你个子不算特别高。

王珮瑜:不是不特别高,是不高。

主持人 骆新:舞台上唱戏是不是有点吃亏?尤其演老生?

王珮瑜:是的,京剧界过去鼎盛时期的艺术家,都个子不高,比如裘盛戎、余叔岩这些人,都个子很矮,也都1.6米多一点。当时其他的主演、龙套,都矮。现在舞台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现在的演员普遍都在1.75以上,男生,包括跑龙套,就显得我矮了。有一点是京剧的审美比较特殊的地方,如果你个子特别高,台上是非常难看的。所谓小个压台,这是京剧艺术给我们带来的一个……对我来说,其实是一个造化。如果我1.70,再穿得厚一点,变成1.78米,肯定难看。如果我现在这个个子,垫得厚点,戴上帽子,搭配的演员注意一点,就显得我很匀称。

主持人 骆新:其他审美方面,比如歌剧,是不是要求主角身高、体量应该比旁边的人高一些?

王珮瑜:对身高应该没有那么硬性的规定,只要你东西好。我记得我听一个老艺术家提过,当年他们那个时代,马连良先生是属于个子比较高的,在1.72到1.74之间,当初来说,他是比较高的一个。但是,旁边都比他矮,很多人觉得为什么马先生那块台往下降,就是因为观众觉得他艺术过硬,然后发现他矮了。其实并不是他矮了,是他给人感觉压台。

京剧进入市场有难度 国粹应该被更多的人欣赏了解

主持人 骆新:珮瑜在上海唱这么多年戏,在老生中一提就说王珮瑜唱得好,前几年你也做过王珮瑜工作室,引起很多人的关注,京剧能不能进入市场,是以你为标志的。好像过了一段时间你又回去了京剧院,是不是说明以前事业不算成功?

王珮瑜:算失败,但我不拿这个当失败。在自己进步、成长过程上没有成功、失败一说。当时我也没有说要做成什么事儿,只不过当时年纪轻,对自己的能力和市场估计不足,想得过于简单了,话说得太满。在那个年龄的我,能够做这样一件事儿,现在回想起来,是比较牛的。但是,当然不值得歌颂。只不过我现在回头看,觉得当时的举动,对自己来说是一个非常宝贵的财富。

主持人 骆新:对,哪怕是人的失败,对人生来说,也是显得非常富有意义。这个意义对京剧而言,是不是意味着京剧某种意义上必须被放在保护的范围里,而不能真正走向市场?

王珮瑜:这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京剧是在一个市场化的运作下产生的一个东西。因为时代的变迁,所以今天变成了大家都在国有剧团里,所有的体制、所有的院团,包括剧场、剧院方方面面的关系,都是在体制下运作的。像我,30岁左右,今天很多人都知道王珮瑜怎么样,在京剧界有些名气,其实都是过去在体制内培养出来的。我不是说体制不好,只是我们应该有更多的选择。我觉得越来越多的年轻观众跟主流的文化艺术市场在呼唤京剧这个东西。但很多人在市场上,看不到京剧的身影。对京剧本身来说,这么好的东西,应该让更多的人来欣赏、来懂得。

主持人 骆新:京剧你一直在演,演了那么长时间,上海每个剧场几乎都在演京剧。有时候下午我们到剧场看,发现观众寥寥无几,甚至(演员)比观众人数多。而且京剧观众偏老龄化。你觉得这种情况是不是很正常?

王珮瑜:去剧场看到这样的情况,是在什么剧场?

主持人 骆新:逸夫舞台。

王珮瑜:逸夫舞台属于京剧院,对逸夫舞台来说把京剧推向一个完全市场化的事情,要求不会太高。逸夫舞台作为一个京剧院的演出实验基地,跟完全走市场的运作模式有些区别。这不能完全怪罪于剧场或剧团。您说的这个现象,是一个大部分的现象,观众老龄化,票房不是太好。但这些年出现了一些中青年的杰出的演员代表,他们每次在逸夫舞台演出都会爆满,一票难求,比如于魁智这些京剧演员每次到上海演出,都一票难求。我到北京、天津演出,也经常有一票难求的场面。所以京剧不是没有市场。而且现在看我们戏的,很多都是年轻观众。常态演出来说,他不可能一天到晚那么爆满。过去我查过一些资料,梅兰芳时代也不是天天爆满的,常态演出也就大概五六成座,好一点的可能是爆满或者八九成。我们看到的所有文字、记载都是报道他最轰动、最牛的演出,其实其他的演出并没有那么轰动。

海派京剧新编戏全国名列前茅 京剧艺术培养从娃娃抓起

主持人 骆新:当初有一个说法,梅先生唱火,必须在上海唱才能火。当时上海海派京剧的舞台装置机关比较多,跟北京京派京剧差距比较大,但这些年我们发现上海出品的代表性京剧,越来越少。京剧在上海已经完全走向了末路,你是不是承认京剧在上海力量已经远远不如当初了?

王珮瑜:按照目前各个地方的京剧院水平比,以我个人的观点,上海京剧院应该是名列前茅,尤其是创排新编戏。上海所有新排的新编历史剧,所有的京剧大型比赛中,是名列第一名的榜首。大家说上海京剧院是上海海派京剧的一个代表剧团,但从艺术本质看,上海京剧院和上海的京剧演员一直立足于京剧本体,我们把那些机关、背景、灯光等最华丽的东西拿走后,他仍然有他作为京剧的存活价值。这和有一些剧团的初衷不太一样。而且我们一直致力于打造所谓的“精品”。在现在京剧艺术不是那么主流的情况下,上海京剧院做得非常好。

主持人 骆新:之所以海派京剧曾经被人们那么叫,也是因为他用了机关布景。到了今天,京剧在市场淘汰中,跟以前相比,观众比以前少了很多。有人说,京剧必须改。不回到当时海派京剧改革的路程中,可能很难存活。有可能是留下了很多京潮派的京剧,但没有市场了,萎缩了。

王珮瑜:要让更多的观众走进剧场看京剧,喜欢京剧,首先要做的事情不是改京剧。因为其实京剧不是那么好懂的。如果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或者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看一次京剧马上迷恋上京剧、马上唱出来,那京剧就跟流行音乐一样了。他有一定的艺术规范、有一定的格调,不是说流行音乐没有,京剧在艺术规格上可能更难欣赏。欣赏京剧其实也是克服欣赏困难的一个过程。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就是从专业的角度如何让京剧更加通俗、普及化,而不是把京剧改成随便谁都能看懂的东西。可以按年龄、地区做一些区分。北京、天津我们可以演一些成熟的、演员阵容比较好的新编戏。没有京剧观众基础、院团的城市、地区可以做一些稍微浅显易懂的,比如神话剧、年轻人能看懂的,跟当代人有一些命运共通话题的戏。重要的不是改京剧本身,而是细分市场。我觉得是有一个导向的作用,指引你这样的年龄、你这样的层次看什么样的戏。这方面,我们京剧界做得不够,甚至没有做。只是一天到晚说要培养京剧从娃娃抓起。

其实很多孩子现在唱京剧的都是父母喜欢京剧。大规模的在高校或者九年制义务教育里,说学校已经在课本里介绍京剧了,但其实没有落实。这个落实起来,是一个很难的事,有很多技术性的问题要解决。京剧带到幼儿园,首先要校长、老师对京剧有些了解。后来我在家乡苏州我的母校开了一个小的京剧培训班。也是因为我看到这一部分上下有脱节,当中没有人在做。如果我看到这个问题,我可以输送一些老师,做一些培训,现在有些规模了,很多孩子在学。

主持人 骆新:你培训老师还是孩子?

王珮瑜:老师、孩子一块学。

学京剧不是人人都能成角儿

主持人 骆新:京剧现在之所以遇到很多问题,你当时一个人去考的时候至少是百里挑一。京剧舞台人才是很重要的,人才后备力量很重要,但戏校招人的时候遇到很多困难,家长觉得太苦了。京剧是需要文化的,跟杂技不一样,很多很小的孩子,教育环境也不好,考这样的戏校,即便考上了,成大事的可能性大吗?

王珮瑜:考戏校,首先家长要放好心态。唱戏的如果一千个人里出两个角儿,就不容易。现在的人功利心太强,把孩子送到戏校,如果达不到就对孩子很失望,所以孩子自信心受很大打击。扮相、悟性、基本功、道德品质、接触社会的能力、文化底蕴、学习能力,各种各样的条件放在一起,最后才可能成为一个角儿。而成了一个角儿,大家都是很艰难的在挣扎。如果孩子喜欢京剧,如果一定要吃京剧这碗饭,就送到戏校,该怎样吃苦就怎样吃苦,至于怎么成角儿,天时地利人和,没那么容易。很多家长说我的孩子将来得什么样,进什么剧团,你进什么剧团了可能也是跑龙套。

主持人 骆新:如果成不了角儿,京剧演员收入怎样?

王珮瑜:比较一线的演员收入还是可以。普遍的来说,是属于不是那么太舒适的生活环境。但是京剧演员吃得起苦,脑子聪明,虽然格局不够大,但聪明,吃得起苦。比如他去做一个兼职什么的,很多京剧演员还是可以胜任。

共2页: 上一页 1
靖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