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源新闻 首页> 基层> 正文

苏联马术一度辉煌 马文化氛围和众多良种马是关键

2019/8/14 16:02:49
  
1972年奥运会,苏联夺得马术盛装舞步团体赛冠军,左起:基齐莫夫、佩图什科娃、卡利塔。    1972年奥运会,苏联夺得马术盛装舞步团体赛冠军,左起:基齐莫夫、佩图什科娃、卡利塔。

  不久前,中国唯一一位参加奥运会马术比赛的运动员华天受到了国人的关注,而马术这项对于国人而言还很陌生的体育项目也随之而引起了热议。在国人的普遍印象中,马术就是一项不折不扣的“贵族运动”——在世界上属于“小众”项目,起源、发展、流行于欧洲贵族圈子,参赛马匹的“高贵血统”、不菲的参赛成本,当然,我们还知道,华天有着与众不同的家庭背景。

  一直以来,马术运动是西方发达国家的优势项目,然而,这个“贵族游戏”圈中曾经闯入一位“不速之客”,其表现令世人震惊,那就是苏联人。

  扬威奥运的古之“天马”

  虽然经历革命和内战以后,贵族阶层在俄国彻底瓦解,就连在马背上能征善战的哥萨克也日渐式微,但“布琼尼骑兵”却在战火中立下了赫赫功勋,威名远扬,因此“马上传统”延续到了苏联时期,马术运动也最早在苏联军队中开展起来。

  1952年,苏联首次参加奥运会,在马术项目上派出了9名运动员(其中8位是军人运动员)参加盛装舞步、三项赛和场地障碍赛的比赛,然而最后的成绩却非常糟糕,团体赛排名基本上都处于末尾。这一成绩引起了“骑兵元帅”布琼尼的注意,他也是时任的苏军骑兵总监,这些马术运动员可以说就是他的部下。对于戎马一生,对骑兵情有独钟的老元帅来说,这样的成绩简直是让有着光荣传统的苏联骑兵蒙羞,于是在他的拍板之下,一所专门的马术运动学校在军中成立了,老帅的这一举措对于苏联马术运动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多位苏联优秀的马术运动员都是由这所马术学校培养的。

  1956年奥运会,苏联在马术项目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在盛装舞步团体赛和三项赛个人赛中,苏联骑手均取得了第四名,差点就夺得了奖牌。当年不满30岁的苏军军官谢尔盖?菲拉托夫参加了盛装舞步的比赛,取得了个人赛第11名,而四年后在罗马,是他改写了苏联马术运动的历史。

  自从马术运动诞生以来,纯血马就是这项运动的王者。所谓“纯血马”不是指其血统“纯正”,而是特指马的一个品种,其祖先可以追溯到三匹英国的祖公马,它们的名字分别是“达雷阿拉伯”、“哥多芬阿拉伯”和“培雷土尔其”,经过数个世纪的配种、繁衍,纯血马成了世界上最为优秀的赛马品种,以速度快,爆发力强而闻名,也曾被广泛运用于马术运动中,现代最适合作为马术运动用马的温血马也有着纯血马的血统。可以说,基本上赢得过奥运会马术冠军的马匹,都是纯血马的后代。然而,苏联马却打破了纯血马一统天下的历史。

  菲拉托夫夺得1960年罗马奥运会盛装舞步个人赛的冠军,成为苏联历史上第一位马术奥运冠军,与他携手取得胜利的坐骑名叫“苦艾酒”(Абсент),是苏联最为知名的马匹之一。

菲拉托夫和“苦艾酒”在比赛中菲拉托夫和“苦艾酒”在比赛中

  “苦艾酒”也是“纯血马”,不过这里的“纯血”可就不是前面所述的定义了,而是货真价实的“血统纯正”——其父母都是来自中亚土库曼斯坦的“阿哈尔捷金马”,也就是中国古代史书中所记载的“天马”、“汗血宝马”,是名副其实的“东方血统”。

  “苦艾酒”1952年生于哈萨克加盟共和国江布尔第49号马场。它的父亲是灰色的阿哈尔捷金马“阿拉伯”(Араб,在军队中的外号是“卡兹别克”),生于1930年,曾多次赢得过苏联国内赛马比赛的胜利。12岁时,它被送给了布琼尼元帅。它的母亲是浅黄色的阿哈尔捷金马“巴卡拉”(Баккара,法国地名,因盛产水晶玻璃而被作为水晶玻璃代名词)。“苦艾酒”继承了祖先的全部优点,它长着一身乌黑的皮毛,雪白的马蹄,体态匀称,堪称马中的“美男子”,它行动沉稳、迅捷、锐利,因而具备成为一匹优秀的比赛用马的条件。

  “苦艾酒”两岁时被送入马术学校接受训练。1958年,“苦艾酒”在全俄农业展览会上首次亮相,展现出了优良的竞技状态,这让苏联最优秀的马术运动员菲拉托夫对其赞不绝口。当时,菲拉托夫因坐骑“因加斯”患病而无法继续比赛,正需要寻找新“搭档”,于是,菲拉托夫就成了“苦艾酒”的骑师,展开了他们长达6年的合作。初出茅庐的“苦艾酒”和经验丰富的菲拉托夫第一次参赛便夺得了1959年苏联全国马术锦标赛盛装舞步冠军。

阿哈尔捷金马“苦艾酒”阿哈尔捷金马“苦艾酒”

  1960年“苦艾酒”第一次走出国门,在瑞士举行的奥运选拔赛中夺得了第二名。同年在罗马奥运会马术盛装舞步个人比赛上,苏联骑手和马匹并不被其他参赛者视为强大的竞争者,但在菲拉托夫娴熟的驾驭下,“苦艾酒”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优美的动作,最终他们征服了所有的裁判,菲拉托夫成了苏联第一位马术奥运冠军,而“苦艾酒”成为奥运会历史上的第一匹没有“纯血马”血统的冠军马匹!

  四年以后,菲拉托夫和“苦艾酒”再度联手夺得两枚奥运铜牌(团体赛和个人赛),这届奥运会结束后,菲拉托夫结束了运动生涯,而他的好战友却依然在马术赛场上展现风采,1968年,第三次参加奥运会的“苦艾酒”和新主人卡利塔一道夺得了盛装舞步团体赛亚军。三次参赛共获一金一银二铜,“苦艾酒”是当之无愧的“苏联赛马传奇”。

  1969年,17岁的“苦艾酒”结束了运动生涯,回到卢戈夫马场成为种马,共留下了70余匹后代,其中也不乏知名的竞赛马匹。

  碾压男骑手的苏联女学霸

  马术是目前为止仅存的唯一一项不分性别同场竞赛的奥运会项目,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优秀的马术运动员几乎都是男性,马术比赛的冠军更是一直被男人所垄断。然而,曾经也有一位苏联女骑手在马术赛场上技压群雄,书写辉煌。

  叶莲娜?佩图什科娃,是苏联最优秀的女子马术运动员,与一般出自军队的男骑手不同,佩图什科娃是一位“学霸”。她1957年考入莫斯科国立大学生物系,1965年获得生物学副博士学位(俄罗斯独有的学位,相当于其他国家的博士学位),后来先后任职莫斯科国立大学和俄罗斯科学院的高级研究员。一次偶然的机会,酷爱与动物打交道的她接触到了马术,从此,这成了她的一大爱好。

  在大学业余时间里,佩图什科娃参加马术训练,20岁时,她参加了全国马术锦标赛, 1964年她入选了苏联马术国家队,主教练为其提供了一匹极具潜力的灰黑色特雷克纳马(一种产自德国的温血马钟),名为“灰烬”(Пепел)。由于当年既要准备论文,又要争取代表国家参加奥运会的机会,佩图什科娃积劳成疾,患上了肺炎,她在选拔赛中仅仅获得了第六名,无缘奥运会。顺利完成学业获得副博士学位后,佩图什科娃全身心投入到马术运动中,多次在国际比赛里进入前三。

  1968年,佩图什科娃终于可以和“灰烬”出现在奥运会赛场上,这届比赛对于佩图什科娃和她的队友来说也是一次不小的胜利。当年,40岁的基济莫夫和坐骑“浓水”夺得了盛装舞步个人冠军,是继菲拉托夫后苏联又一位马术奥运冠军,接着,基济莫夫、卡利塔和佩图什科娃携手夺得团体赛亚军,佩图什科娃成为第一位夺得奥运奖牌的苏联女骑手。值得一提的是,获得冠军的联邦德国队也有一位女骑手——林森霍夫,她是第一位女子马术奥运冠军。

  两年后在德国亚琛举行的马术盛装舞步世锦赛,佩图什科娃力压林森霍夫和其他男选手,夺得了个人项目冠军,佩图什科娃成了第一位马术个人项目的女性世界冠军。

  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佩图什科娃和林森霍夫再次让盛装舞步比赛成了女士的领地,32岁的佩图什科娃和队友历史性地夺得团体项目冠军,成为第二位女子马术奥运冠军,两天以后,她以微弱的劣势落后于大她13岁的林森霍夫,夺得个人赛银牌。马术个人项目前两名都被女性包揽,这也是史无前例的。

佩图什科娃佩图什科娃

  1972年的辉煌成为佩图什科娃在奥运会的绝唱,此后她因为各种原因而无缘奥运会——1976年爱马“灰烬”赛前受伤、1980年新坐骑“阿巴坎”(Абакан,是名马“苦艾酒”的后代之一)意外死亡、1984年苏联抵制洛杉矶奥运会,没能继续谱写胜利。1985年,45岁的佩图什科娃最后一次在国际比赛上夺得奖牌,此后便逐渐淡出竞技场,专注于科研。从科研跨界到马术,佩图什科娃的人生就是这般多姿多彩。
  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遭到了众多国家的抵制,马术项目是受抵制浪潮影响最为严重的项目之一,包括东道主苏联在内,仅仅有11个国家参加,传统马术强国中,不仅是抵制奥运会的联邦德国、美国,就连参加了1980年奥运会的英国、法国、瑞士、瑞典等,都没有参加马术比赛,这导致团体项目的参赛队伍数量创造了历史新低,盛装舞步团体赛仅有4队参赛,三项赛和障碍赛分别有7队和6队,在参赛队伍严重缩水的情况下,苏联成了最大的赢家。

  无论是传统强项盛装舞步,还是非传统强项三项赛和障碍赛,苏联都包揽了团体冠军,成为自1936年的纳粹德国以来第二个一届奥运会上包揽马术三个团体项目金牌的国家,这也意味着,所有苏联骑手都没有空手而归。当年,35岁的乌克兰女骑手米谢维奇成为苏联又一位女子马术奥运冠军。席卷了团体项目的金牌,苏联把个人项目的金牌慷慨地让给了外国运动员,自己只拿下2银3铜。3金2银3铜的成绩虽然在抵制风波之下严重缺乏含金量,但对苏联而言,是巨大的胜利,也是最后的辉煌。

  1988年,苏联的马术项目仅仅在盛装舞步团体赛获得第四。而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成绩更是不值一提,随着时间流逝,大概人们再也不会知道,曾经苏联也是个马术大国,取得过辉煌的成绩——6金5银4铜,苏联在马术项目的总金牌榜上至今还排在第九名。

  苏联马术的成功,个人认为可以归功于这几方面:一、举国体制和全民体育的优势,在民间遍地兴起的马术俱乐部和部队的马术训练大大普及了这项运动,扩大了群众基础,当然苏联也是个“马文化”氛围浓厚的国家。二、苏联得天独厚地拥有众多优良的马匹品种,还有先进的马匹育种技术和训练手段。从这两点来说,中国很难复制苏联马术的成功经验。

  (澎湃新闻)


更多精彩:
圆形冷却塔 http://www.hnhhlqt.com/

万源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万源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