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源新闻 首页> 读书> 正文

“冻住”的招聘,这届年轻人不敢裸辞了

2019/9/11 13:32:02
  

  文:璐明  奕琦  钟微

  张旭东已经很久没有睡一个好觉。

  他的医疗管理公司已经运行了 1 年多,却一直处在亏损状态。他看着前东家在几个月之前轰然倒下,同行们的窘境,决定停止招聘,几个合伙人一起干起了业务员的工作。

  停止招聘,成了很多老板缩减成本的选择。据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 2018 年第三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显示,企业招聘需求总体人数较 2017 年同比下降了 27%,降幅较大;求职申请人数首次出现同比下降,降幅为 9.86%。

  季度申请、需求人数和 CIER 指数变动趋势图来源于智联招聘

  寒冬的另一面,是原来那批离职率颇高的 90 后“闪辞族”。在当下,他们也悄然发生了改变。

  “裸辞是不敢了,麻雀再小也是肉,基本生存还是要保障的”,1994 年出生的林姝苦笑着说,之前一心想辞职的她,现在万分希望能够留下来。

  春节刚过,出行行业巨头滴滴就被报道裁员 15%,逾两千名员工。加上去年年底被曝出的知乎裁员、阿里巴巴缩招、京东缩招、二维火全员降薪 20% 等消息,让年轻人更加谨慎。冷风中,招聘市场似乎也被“冻住”了。

  消失的 HR 电话

  这一个冬天,猎头们变得格外忙碌,熬夜加班成为了常态。

  招聘需求的减少增大了猎头公司的压力。互联网、金融、地产这三个领域以高薪多金著称,且人员流动频繁,一直以来都是各大猎头公司的主要客户来源。但如今,这三个领域受到的影响也最大。猎头要进行更多工作,才能保证业绩和去年春招时期持平。

  在招聘市场上,猎头们面临的最大难题是供求严重失衡,猎头公司展动力合伙人潘晓晓的老客户,一家上市券商,每年大概有 30~40 人的中高端岗位是通过她的公司来招聘的,在过去的三四年里,需求比较稳定。但 2018 年减少了六成,只需要十几个人。

  同时,这些岗位的要求变得非常高,“没达到要求的宁愿位置空着。或者内部提拔人上来。”潘晓晓说。

  与此同时,猎头匹配雇主和求职者的时间变长了。

  猎头公司前金学院副院长桂穗湘告诉锌财经,在他所专注的金融领域公司,从前从一个岗位诞生到匹配,时间通常在 3 个月以下,如今的招聘周期变得非常漫长,尤其是中高端职位,需要6~9 个月。

  据彭博社报道,知情人士透露,阿里巴巴也正在削减差旅支出并推迟一些新的招聘,一些新招聘员工被告知他们要到 4 月新财政年度开始后才能开始上班。

  去年 10 月,有消息传出,华为在内部发布了《关于落实公司人才供应策略的决议》,宣布“华为公司原则上停止普通社会招聘”。

  招聘需求普遍下降。潘晓晓告诉锌财经,往年的招聘最旺季是春节回来的三到五月份,除此之外,每年秋天还会有一个“金九银十”的小高峰,但 2018 年的“金九银十”消失了。

  “很多企业把去年的校招都停了。”潘晓晓说。

  2018 年的校招季,或是近年来最冷清的一个秋天。尤其对于即将进入房地产公司、金融公司的应届毕业生来说,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变得比往年困难数倍。

  国内某 211 大学建筑学院就业中心负责人向锌财经透露,该校 2018 年校招过程中,房企大规模缩招,而且招聘时间拉长,最长的有两三个月,碧桂园 2017 年在该院招了三四个本科生,2018 年却一个本科生也没有。

  他印象当中,有个班级的团支书,整体能力较强,暑假也在某房企实习,秋招面试了近十家房企,都进了终面,但只拿到一家 offer。往年,一个学生拿多家 offer 都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

  桂穗湘也告诉锌财经,他前段时间去做复旦大学数学系的学生就业辅导,明显感觉,去招聘的企业没有往年好,一些学生手上拿着好几个 offer,但是很少是理想的 offer。

  只出不进

  去年五月初,因为招聘问题,在周一例会上,张旭东曾跟合伙人进行过一次争吵。

  张旭东的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为各大医院提供器械、耗材等医疗设备以及医院内部管理 SaaS 服务。医用耗材“两票制”(由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到经营企业开具一次发票,经营企业到医疗机构开具一次发票)实施以来,医疗耗材价格下降了 20%,他的生意不好做,扭转亏损是第一要事。

  他坚决主张要控制人力成本,公司不能再进人。另外两位合伙人则认为多招几个业务员,扩大业务规模,“节流”不如“开源”。

  他和合伙人的意见最终达成一致,公司高投入且未盈利情况下,只能降低人力成本。“除非是像我们这样一上来就能打仗,独当一面的人我们才可能要。”他说。

  去年 11 月,天风证券宏观分析师宋雪涛发布的《消失的招聘广告——从招聘平台看就业状况》研究报告显示:经过爬虫数据分析,2018 年4~9 月,202 万个招聘广告消失。其中二线城市及中小企业降得最多最快。

  2018 年招聘广告数量图片来源于天风证券研究所

  作为我国数量最庞大的企业群体,中小企业提供了 80% 以上的城镇就业岗位,但他们在寒冬中面临的压力,比大公司更为严峻。

  “只出不进”成了应对寒冬的法则。张旭东的公司以及后来入股的另一家子公司,都已经半年没有再招人,第二家公司每月房租三万多,核心员工十几人,销售人员只拿提成的情况下,每个月的人工成本也要十几万。

  2018 年 7 月 20 日,《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正式确定社保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并于 2019 年 1 月 1 日正式实施,对中小企业来说,这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

  为了节省开支,包括张旭东在内的几个股东把薪资规则改为了“低底薪,高提成”。张旭东则打算再注册一家公司,“逃避”一部分税收。

  按照相关规定,年销售额超过 500 万的企业,必须登记成为一般纳税人,年销售额低于 500 万或新成立的企业会默认为小规模纳税人。一般纳税人通常要交 16% 的增值税和 20% 的企业所得税。“假如降为小规模企业,我交3% 的税收点就行了,但是每年开票不能超过五百万,如果再开一家公司,就可以规避税收。”张旭东说。

  “现在都是在吃老本儿,每个月只有投入没有收入,只能等半年之后这一单赚到钱。”张旭东今年 47 岁,人到中年,面临的压力更大,上有老下有小,妻子孩子都靠他吃饭。

  为了节约成本,更多企业开始减小规模。

  2019 年,是彭浩在直播行业创业的第 4 个年头,一开始团队只有几个人,靠招聘主播不断增加直播工作室,如今发展到 60 多人的规模,一切来之不易。

  这半年来,他格外感受到了直播场地的成本压力,包括场地的装修、设备、人员,一笔笔都是开销。彭浩第一次选择关掉了公司旗下的两家工作室,这两家工作室都开了半年以上,2018 年 11 月刚开的工作室也不尽如人意,整个公司停滞不前,业务无法展开。

  周围的同行渐渐陷入困境。他提到,一个在长沙做直播的公司,为了节省开支,退了写字楼的办公室场地,搬去了一个别墅。还有个朋友,本来租用了一整栋办公楼,可容纳 40 个以上的直播房间,如今每天用上的也就 10 个,以至于迫切地想要寻找合伙人,分担这部分的成本开支。

  他和朋友合开的一个金融公司,情况也不好,公司每个月需要有 600 万的利润才能保本,为了节约成本,现在也进入了缩减人员的阶段。

  潘晓晓告诉锌财经,2018 年整体的经济大环境,相比 2015、2016、2017 年,形势更差,很多企业对于 2019 年的业务增量预期相对保守,所以不需要很多员工。

  而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尤其是金融和房地产等形势差的行业,融资和生存确实更艰难,招人也就谨慎。

  守住饭碗

  企业招人宽出严进,与此同时,原来那批“说走就走”的年轻人,不敢辞职了。

  从强烈地想离开到强烈地想留下来,对林姝来说是一瞬间的事情。

  林姝所在的集团有上千名员工,她在其所属的一家子公司做业务员,但她并不满意这份工作,不止一次想过跳槽。

  然而 2019 年元旦后,还在犹豫的她被 HR 约见,吊起了一颗心。

  林姝告诉锌财经,2018 年公司的整体运营情况不太好,甲方也在节流开支蛰伏过冬,“我们 2018 年的业务量还没超过 2017 年的指标,最直观的体现就是集团老板来公司的频率越来越高了。”

  林姝提到,她所在集团采用的是末尾淘汰制度,就业务部门而言,每个子公司的淘汰率在5%~10% 左右,林姝的业绩处于中段,不至于吊车尾。

  “今年公司的淘汰率可能比往年高一些,所以你有一点危险”,HR 小心解释着。“林姝的脑袋嗡一下炸了花,她想过被换岗、被降薪,但从来没想过会被淘汰。

  “不过也不一定,看老板最后具体怎么定夺。”HR 起身给她递了杯水,林姝摆了摆手没有接。她的第一反应是找新工作,手机下载了七八个招聘软件。

  “所有软件上的岗位都大同小异,在招聘的工作有是有,但简历投送过去回应的不太多。”林姝告诉锌财经,此前她一度想离职的时候也在招聘网站上挂过简历,一周可以收到4、5 份面试邀请,现在半个月只收到了 1 份。

  裸辞、说走就走、理想大于面包,这些标签让 90 后一度被认为是职场的任性儿童。根据麦可思研究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 年大学毕业生半年内离职率达到 33%。领英发布的《第一份工作趋势洞察》中更是称,95 后仅仅在职 7 个月就选择了辞职。

  “我们不是不负责任,只是不喜欢老一派的职场作风。”林姝说,她同龄朋友中换工作的并不是少数。

  但 2019 年开春不是换工作的好时候。她也不断听到企业缩招、裁员的风声。

  林姝感受最直观的是自己的公司也不再进人了。她回忆,从 2017 年九、十月份开始就再也没有新人来公司面试。“我们已经一年多没招人了,最后一个入职的员工还是 2017 年五月份进来的。”除了林姝所在的公司,集团其他子公司也是同样的情况。

  招聘的紧缩让曾经大胆的 90 后们咬紧了牙关,他们也面临着随时可能被抛弃的惶恐。

  对于已经裸辞的人来说,找到新工作的过程伴随着自我怀疑,变得更加漫长而煎熬。

  211、985 本科高校毕业,两年半的海外留学经历,徐晓怎么也想不到找一份称心的工作是一件这么难的事。头部企业工作半年多,辞职由北南下,来之前徐晓对杭州充满了期待。

  徐晓在不久前投职阿里,几轮笔试面试都很顺利,最后的 BOSS 面也聊得很顺畅。“我当时满心欢喜等着 HR 面,结果搁置了一个月也没消息。”

  他焦灼不安,经过多方渠道打听才知道自己已经被淘汰了。“工作能力是认可的,可能卡在工作年限上,我也不知道具体原因。”徐晓有些懊恼。

  高不成、低不就,徐晓依然在痛苦挣扎。“2019 年春招最后一搏吧,看看招聘市场会不会回暖。”他放缓了语调:“实在不行,就只能自降需求了。”

  回归理性

  黑暗之中并非没有光亮。

  在 58 同城线下招聘负责人孟繁青看来,不是所有的企业都面临难题,年底也有一些企业为了漂亮的财报数据,进行缩招和裁员,有些企业面临转型和业务调整,砍掉一部分业务,进行升级和转型,这是一个周期性的规律,他对未来仍持乐观态度。

  去年 10 月以来,政府也出台了一些放宽政策,对于中小微企业和民企的经营问题加以重视。今年 1 月 17 日,财政部发布实施小微企业普惠性税收减免政策的通知:对小型微利企业年应纳税所得额不超过 100 万元的部分,减按 25% 计入应纳税所得额,按 20% 的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

  潘晓晓告诉锌财经,目前消失的岗位中,多数是基础岗位,而对于核心岗位的高端人才,需求仍然在增多。

  在潘晓晓对接的金融公司当中,会有降薪、提高绩效的动作,但是对于中高管,反而加大了激励的力度。“在这种趋势下面,企业对于骨干员工和资深员工的诉求是不会变的,市场越难越需要优秀的人才。”

  对于年轻人来说,谨慎一点也许并不是坏事。这或许也是一个积淀期。“很多年轻人变动频率高,是因为他们可能不一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还在试。现在正好可以好好思考。”潘晓晓说。

  桂穗湘认为招聘寒冬不见得是坏事,此前在万众创业的潮流下,企业和年轻人都相对浮躁,而现在正是双方回归理性的时候。

  据他观察,中国企业的人员流动频率很高,以前的稳定性可能是工作三五年跳槽,现在则是一两年,“我觉得年轻人想要跳槽也正常,因为只有通过跳槽才能获得更好地成长,但之前有些人盲目了些,现在大家更谨慎。”

  他也看到了冰层下的春芽——很多年轻人很积极地在看新机会。蛰伏过冬,是为了春天重新启航。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张旭东、彭浩、林姝、徐晓为化名)


更多精彩:
qq代刷网 http://www.18ck.cn

万源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5,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万源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